所在位置:柯岩街道 >> 乡村游 >> 和谐柯岩
农家乐
热门乡村游
乡土特产
    绍兴老酒

      绍兴酿酒已有2500年的历史。据《吕氏春秋》记载,春秋战国时期这里就能酿造精良美...[详细]

  • 霉干莱
  • 酱鸭
  • 臭豆腐
晚霞红胜火 追求无止境
2010-05-31  来源:柯岩街道

  一间仅18平方米的普通平房,一台14寸的旧彩电是唯一的电器,室内的家具已陈旧不堪……这就是夏宝根的家。可就是这样一位节俭的老人,不久前把平时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4000元钱,作为党费交到了村党支部。

  今年,夏宝根已经87岁高龄,无情的岁月使他的步履显得有些蹒跚,耳朵也不大听使唤了,与之交流只能通过笔和纸,当问及为什么要这样做,他则看着纸上的问题,中气十足地说:“我是党员,是党培养出来的,我为党做得太少了,这是我一点微薄的心意。”

  将心愿留给支部

  1957年7月,正值青年的夏宝根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从此与党的事业结下不解之缘。“一切行动听党的指挥,吃苦在前,享受在后。”这个朴素的信仰理念,贯穿着夏宝根的一生。

  早在2001年6月,夏宝根就用每月积攒下来的生活费一次性交纳了2000元党费,这在当时引起了一阵小小的轰动。有人笑他傻,认为这些钱还不如好好地为自己和老伴买一身衣服、吃顿大餐尽情享受一下;有人笑他迂,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快餐时代,他竟然还抱有这样的信仰;还有人不理解,认为他是不是想出风头,引起别人注意。可夏宝根听说后,却一笑了之,不以为然。他知道,路是要自己走的,自己交纳党费不求名,不求利,只是一种发自内心最单纯的愿望。

  这次交纳党费使夏宝根有了“经验”。去年六一前夕,夏宝根怀揣省吃俭用攒下的2000元钱到村里,希望村干部用这笔钱,给村里的孩子买一张乒乓球桌和几副羽毛球拍。夏宝根说:“暑期快到了,村里的孩子们文娱活动太少,弄个场地让他们活动活动,可以让大家少去河边玩。”但终因村委办公楼场地有限,放不下一张乒乓球桌,又担心露天放置会损坏球桌,几位村干部一商量,还是将这2000元钱还给了夏宝根。

  去年年底,夏宝根专程找到村党支部书记茅云林,郑重其事地向他表达自己想交纳2万元党费的意愿。2万元党费?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,尤其对于这样一位生活都快不能自理的老人来说。茅云林开始还以为他只是开开玩笑,但看到他认真坚决的态度后,茅云林却犹豫了:夏老师年事已高,而且身体又不好,总要留点钱在身边,怎么忍心让他交纳这么大笔数目的党费?思忖再三,茅云林婉言谢绝了他的请求。而谁又知道,这个时候却正是夏宝根最需要钱的时候。就在他交纳党费前不久,老伴不小心摔断了腿,动手术花了3万多元,好长一段时间生活不能自理。几个儿子心疼父母,专门花每月900元钱给他们请了个保姆,日夜照顾他们。医治要钱,请保姆也要钱,但夏宝根却不肯动用自己这笔2万元党费“专项资金”。

  今年8月22日,夏宝根又一次来到村里,坚持要交纳党费,看到他这番韧性,又考虑到夏宝根自己的家庭实况,这一次,村党支部同意代为接收并转交4000元党费。

  几次交党费都没能如意进行,这让夏宝根感到很遗憾,总觉得自己一个很大的心愿没有完成。他把村支书茅云林叫到家里,抄下了他的手机号码,并悄悄告诉他:“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,等我过世后,我要把存下来的钱全部交纳党费,请你代为完成我这个心愿。”同时还嘱咐茅云林,到时会给他打电话,但这事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。

  以习惯诠释执着

  夏宝根年轻时,曾在新联乡、型塘公社中心校、柯桥区校、州山公社中心校任教,并担任过校长,当过村党支部副书记,还兼任过司法所人民陪审员,退休后又当过几年律师。52年的党龄中,他始终坚守着对党忠诚的信念。在工作中,他大胆果敢,坚持原则,雷厉风行,敢打硬仗;在生活上,他艰苦朴素,严于律已,从不与人攀比。

  他总是告诫晚辈:“做人要踏踏实实、堂堂正正,不求流芳百世,但求问心无愧。”年青时,他工作之余,常帮着村干部调解一些群众的邻里纠纷,因他处事公正,大家都很服他,戏称其为“铁面包公”。退休后,他还经常拄着拐杖来到村里,语重心长对村干部说:“我们村向来比较穷,你们当干部的实在不容易。但老百姓有事,是一定要帮他们办好的。”阮四村文书章友根兼任着村调解主任职务,他每次在帮村民调解纠纷时,总会记起夏宝根所传授的经验,“处理群众矛盾纠纷,一定要看准关键问题,抓住关键人物,关键人物的问题解决了,其他问题就会迎刃而解的。”

  无情岁月催人老,为党的事业奉献大半辈子的夏宝根也已进入迟暮之年,曾经意气风发叱咤风云,如今垂垂老矣。尤其是近年来,他的腿脚已不听使唤,走起路来步履蹒跚;牙齿咬不动了,耳朵也渐渐听不到声音了。眼前这个花花世界,对他来讲只是一个无声的世界。但好在眼睛还是明亮的,犹如他这一生,永远洞察真理和正义。他只能通过笔和纸,与外人交谈。可就是在这样的时候,夏宝根仍始终坚持每次都参加村党支部组织的党员会议。

  说起这事,阮四村党支部书记茅云林感慨万千:“我总是对他说:‘老夏啊老夏,你都这把年纪了,自己的身体要紧,会就别来开了。’可他从来没有一次听我的。我们村平均两个月开一次党员会议,开会通知早上9点开,可老夏每次8点零一点就到了村里。你道他是怎么走过来的?他家到村委也就300米的路,他是拄着拐杖一步一步挪过来的,足足要挪上半个小时才能到。开完会,我看着心疼,总想搀扶他走一段路,但他不想麻烦我,坚持自己扶着墙慢慢走出去。每次走出村委,老夏衣服上都会沾上一身白墙灰,而我也因为不放心,总要一直目送他到家。”

  用爱心浇灌花朵

  夏宝根大半辈子时间扑在教育事业上,对学生谆谆诱导,用心、用爱浇灌着祖国的花朵。

  在阮社公社阮四大队任教师期间,考虑孩子们的出行安全,他几年如一日的在雨天背学生过太平桥,而他自己的四个儿子却无人看管。在他的身上,还不断演绎着对自己的“抠门”和对别人的“大方”。在柯桥区第二中心校工作时,一次语文课上,全班63位学生都在齐声朗读课文,只有一位女学生低头不语。夏宝根仔细一看,发现女学生额头上冒着豆大的汗珠,面色苍白,于是马上放下课本送她回家。病情不容耽误,心急的夏宝根立即跟女生的母亲说:“病这么重,必须马上送去医院救治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!”但话音未落,女生的母亲却已流下了眼泪。原来,她家靠种田吃饭,基本没有经济来源,根本没钱医治。怎么办?夏宝根毫不犹豫地说:“我手头有点钱,我会支付医药费的,先去医院再说!”他不由分说就拉着女生一家人赶去医院,由于救治及时,病情很快好转,女生父母千恩万谢。可他们不知道,夏老师帮他们支付的医药费,几乎是他大半个月工资。就在那个月,夏老师自己家饭桌上,几乎天天咸菜、豆腐就饭,从来不见一点荤腥。

  把清贫留给自己

  夏宝根一直都过着简朴的生活,现在卧室内仅有的电器是一台14寸的旧彩电,这还是五年前小儿子实在看不过去他的清贫而为他买的。夏宝根用钱总是捉襟见肘,但在金钱面前,他却始终保持着一份坦荡的心。

  1967年,夏宝根在阮四村当党支部副书记时,有一天上午,一位曾经想托他办事情的村民找到他说:“夏书记,昨天你跟张书记讨论工作时,在座位上掉了10元钱,我捡到了,特意来还给你。”10元钱,在当时可以抵一个月的买米钱,但夏宝根却果断地说:“我没有这么多钱,不是我掉下的。”最终将10元钱退了回去。

  “我是一个苦孩子,经历过旧社会的黑暗和苦难,父辈教育我要勤俭节约,靠自己的双手勤劳致富,钱一定要用在刀刃上。”夏宝根每月退休工资只有1600多元,但他却规定了对这笔钱的限额使用,每月都只抽出其中的300元钱作为俩老口的生活费,这其中还包括各种药物的自费部分。

  小儿子夏东来说:“我们4兄弟都不富裕,老大、老二和老三都是厂里的普通职工,我是小学老师,不能给父母更多的资助。父亲从小就教育我们也要勤俭节约、自力更生,他一辈子都很节俭,穿的旧衣服几年都不肯扔掉,吃的粗茶淡饭,偶尔一个水蒸蛋算是改善伙食了。有时我心疼他们,就会送点好吃的菜过去。”

  有容德乃大,无私心自安。“对党忠诚,积极工作,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”。52年前,他曾对着党旗许下这样的铮铮誓言;52年来,他用自己最朴素的信念和最踏实的行动,默默践行着一位老共产党员的这份入党誓词。